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

作為光光欽點的兩大王牌之一,Trouble Z的表現也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在比賽開始之前,Trouble Z就很自信的表示光光這一輪不要投自己,老大哥光光也同意了自己小兄弟的做法。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結果因為選歌保守、發揮不好,Trouble Z沒有贏得和Shooter的這場比賽。但他主動要求避嫌的做法,也絕對值得所有人給他respect。

就連上周在四個制作人面前“找畫面”的方仔,都在微博上呼吁大家投票給Trouble Z,這個人的個人魅力可見一斑。

今天我們就借著這檔節目,來聊聊Trouble Z的故事,也順帶給佐哥拉一拉票。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許多人第一次認識Trouble Z,可能是他和法老合作的那首《世界末日》,在這首歌里,法老寫了他的老鄉何力,而天佐則寫出了他不斷抗爭的命運。

雖然今天兩個人一個是制作人,一個是參賽的選手,但從那首歌里流露出來的東西,都留在兩人身上未曾改變。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Trouble Z跟方仔說,換他以前的脾氣,真的想給他兩腳,這話還真的沒有騙人。從小到大,高天佐就跟Trouble Z這個名字一樣,就是一個麻煩。

自打上學那一天起,他就沒有停止過自己惹事的步伐,光是初三,就讀了兩年。每天身后跟著一群兄弟,喝酒、泡妞、瞎混。小時候的Trouble Z覺得自己特別牛逼,走到哪里都跟著一幫社會人。

如果不是因為音樂,他很可能在日后的某一次斗毆中坐牢,或者是欠了一屁股債躲在外面。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2010年的一天,高天佐和往常一樣出去找朋友喝酒,那段時間南京有一個很出名的酒吧叫瑪索,在那里每周都會上演一場名為“Hip-Hop之夜”的Party。

在那場Party上,高天佐第一次發現,原來不用你有多社會、混得有多好,也能夠在酒吧里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DJ臺上的老周,在日后成為了Free-Out的御用DJ,老周身前的那片舞池,比任何社會大哥都要吸引當時的高天佐。 這種DJ搓碟、MC帶動全場氣氛的氛圍,第一次讓高天佐產生了充實的感覺,他忽然發現原先的生活一直都是在朦朦朧朧的刺激中找尋自己存在的意義,過去一直標榜的混社會,實在是太Low了。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回到家的高天佐,立刻決定報一個breaking班,學習怎么跳街舞,徹底跟過去無聊墮落的生活告別。

從此,街頭上少了一個小混混,每一周在瑪索酒吧的Hip-Hop之夜上,多了一個喜歡跳街舞的少年。他在街舞圈也認識了一些做Hip-Hop音樂的朋友,其中就有南京東邪的幾位大哥。

慢慢的,高天佐覺得相比街舞,說唱更能把自己內心的東西抒發出來,通過逐步在網上摸索,他迷上了說唱,開始找一些經典Hip-Hop歌曲的伴奏,重新填上自己的歌詞,并且也開始在網絡上關注一些國內的rapper。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有一天,高天佐跟往常一樣在家里跟朋友打游戲,突然一個朋友聊到,東邪要在南京辦一場freestyle battle比賽。

聽到這個消息,他的心里有些激動,偷偷的跟其中一個大哥說,其實我也挺想報名的。結果這個大哥,反手就把他“賣了”,跟所有的朋友說了高天佐要去參加battle的消息。

在所有人的鼓動下,天佐自己也決定試一試,但他從來沒有freestyle過,心里也沒底。于是他回到家,坐在馬桶上,打電話給了他的好兄弟貳萬,邀請他一起參加這個比賽。

當時貳萬還在大眾修理廠當電焊工,生活非常無聊。聽到這通電話,貳萬是拒絕的,兩個人什么都不會,就這么上臺簡直太扯了。

不過,本著兄弟要丟人就一起丟人的原則,貳萬最后還是答應了去試一試。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第一次參加battle比賽,天佐和貳萬完全沒有任何經驗,身邊也沒有freestyle的訓練對象,他們決定選擇一個今天很常見的方法:套詞

結果兩兄弟,準備了一些韻腳,抱著一輪游的打算來到了現場。當時現場已經有一百多號人,天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

就像《八英里》中的Rabbit一樣,他跑到廁所里,瘋狂洗臉、惡心干嘔。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他決定沖出去干。

結果,貳萬順利一輪游,他卻撐過了第一輪。尷尬的是他根本沒有準備第二輪的歌詞,立刻就傻了眼。這個時候,一個以前的兄弟打來電話,喊他出去打架,借著這個理由,天佐順利逃離了現場。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Trouble Z真正的Hip-Hop生涯,大概分為兩段。第一段是他的第一個團隊Dirty Mouth,也是他本人非常懷念的時光。

在那次battle比賽之后,天佐認識了好幾個喜歡freestyle的兄弟,大家臭味相投,每天聚在一起玩說唱,久而久之就有了成立組合的想法。這其中就有貳萬和Dzknowknow。

如今在網上Dirty Mouth,除了只言片語的提到之外,很少有詳細的介紹,實際上這也是一個比較松散的組織,更多人知道這個廠牌,也只是因為高天佐和Dzknowknow的恩怨。

不過現如今兩人早已握手言和,再多恩怨也無需多言。只是如果當初大家能再團結一點,不定中文說唱圈會增加一個更強大的廠牌,南京本地的Hip-Hop氛圍可能也會更好一些。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到了2016年8月,光光找到了Trouble Z,提出了要建立一個新廠牌的想法,Free-Out就這么正式成立了。

那段時間,光光正在和GAI鬧beef,Trouble Z的一首《GAI棺定論》,也是這次beef中很不錯的作品。而這段時間,他和法老的《世界末日》也開始走紅。

早在Dirty Mouth時期,Trouble Z的《Young 4Ever》和《B A Rap $tar》已經在網上小有名氣。

在Free-Out里,Trouble Z是一個比較神奇的存在,他的作品并不多,和工作狂Round 2完全不能相比,至今也沒有出過一張完整的專輯。

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一部分是Trouble Z有點懶,但我覺得更多的是,他總能很快的反應出一個事情背后存在的問題,導致失去解決的動力。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早在一年多以前,他就已經意識到說唱圈開始出現歌火人不火的情況,許多有實力的rapper根本不能靠成功的音樂拓寬自己的影響力,但很多成名的rapper,歌曲不那么出色,也被許多人追捧。

他也早就明白,隨著現在的rapper越來越多了,rapper的平均水準比過去有了明顯的提高,漸漸的不會再有那種完全不懂的小白rapper,競爭會越來越強大。

如今他在舞臺上輸給了新人Shooter,剛好跟他之前的預言不謀而合。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相比成為一個rapper,Trouble Z更想要成為一個榜樣,一個能夠影響別人的人,Hip-Hop反而沒那么重要。他想讓粉絲知道,像他這樣經歷過黑暗的人也能再次站起來,何況其他人呢。

所以他在這個舞臺上,會說出那樣的話,也給予了自己對手最大的尊重,在比賽之后,他也很坦然地接受了這個結果,更是收獲了所有人的尊重。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在微博上,他也說大家不要說他是冠軍候選人,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音樂博主。

主動申請光光棄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帶頭拉票了

我覺得,在這檔節目里,身份是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展現出來的作品和做人做事的行為,在做人做事這點上Trouble Z已經很好的向我們展現了。

剩下來,如果真的有復活賽,那我希望能夠看到真正符合Free-Out王牌這個稱呼的作品。

有嘻哈中被遺忘的大魔王蘇醒,許多人的說唱啟蒙周杰倫,曾寫過不少優質diss的許嵩

本文來源 押韻詩人,由 HiTao整理編輯,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嘻哈中國對觀點贊同或支持,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20

發表評論

捕鱼达人千炮版斗地主 看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福彩3d杀码 股票推荐软件哪个好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股票融资是好还是坏 江西快三彩票在线投注 辽宁11选5基本走势图 一定牛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最正规股票交易平台是做什么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下周一股市*分析 江苏11选5开奖100期 今天股票涨跌情况 河北快三和值玩法 股票开盘价是怎么定 黑龙江体彩11选5预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