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在第一期的《說唱聽我的》節目中,抖音達人的Oliver的表現讓大家驚訝不已。盡管輸給了老炮兒Blow Fever,但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實力。

其實,這里還有一個印象很深的地方,就是Oliver的采訪內容。

大意為所謂的“網絡rapper”是說唱圈鄙視鏈的最底部,毫無地位可言。但這次他的表現確實為這個群體漲臉了。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那么問題來了,網絡rapper到底是不是說唱圈鄙視鏈的底端呢?為什么會有如此結論呢?此話題說來話長了,今天就和大家聊聊這個。

在聊這個話題前,先聊聊大環境。鄙視鏈其實存在的不只是說唱領域,整個音樂行業,這個現象都會存在。

下圖是一個大V音樂博主發的鄙視鏈圖,說唱位置還挺高的。我雖不完全贊同,但還是挺形象的。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你認同這個嗎?

那么,在國內說唱單獨的領域內又是如何呢?我們先簡易回顧下我們的發展歷程。

想要在當今競爭如此激烈的中文說唱圈中,博得一席之地,脫穎而出。一是要有足夠精湛的技藝,二則是需要對市場有足夠的認知。在中文說唱20年的發展歷程中,每個階段也都有自己的“造星”平臺。

在唱片時代中,誕生了熱狗這樣的巨星;在電視選秀盛行的年代里,keyso壽君超、謝帝等各地區說唱的代表人物也都有所斬獲。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壽君超2008年在《中國達人秀》 不過,大部分人是沒有機會獲得謝帝、壽君超這種機會的。在2010年之后,隨著互聯網的高速發展,網絡平臺成了說唱愛好者的主戰場。

比如YY,這個當下年輕人不太用了的社交平臺,走出了貝貝、小青龍、爆音等眾多當打說唱之星。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到了2017年,網絡綜藝《中國有嘻哈》的爆火,也讓很多underground出身的rapper有了更大的發展空間,也得到了更多的機會。

時間一晃又是三年過去,曾經在地下說唱圈奮斗多年的很多前輩已經站穩了腳步,而年輕一輩中也涌現出了越來越多的愛好者。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到了我們這一代人,我們不僅僅有PC端的網絡,還有梗便捷的移動端的網絡平臺。

這代人最早接觸說唱幾乎都是通過如上途徑。盡管這代人身邊沒有行業里的前輩,同樣愛好的同齡人也少之又少,但就是憑借著一腔熱愛,自己還是玩出了花樣。

網絡世界的歌手相較于線下的rapper,很多并不太善于社交,只是單純的喜歡音樂,才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通過網絡他們有了更多了解世界的機會,也收獲了來自現實生活之外更多的的贊許和肯定。?他們不需要為了虛張聲勢,為自己貼上各自華麗的title。他們也不需要在圈子里排資論輩,只要歌好那就是厲害。但很多人也通過網絡,開始得到了地下的認可,開始走向專業化。比如孤矢。

在網絡中對于作品的評判標準,和地下圈也是完全不同的。網民們往往更青睞于歌詞簡單,旋律容易上口的作品。而這樣的歌曲,在hiphop音樂中,往往會被視作“流量之作”并不會被太看好。

很多一度名不見經傳的地下rapper,都是因為一首自己覺得很普通,很平常的作品,被不知名的網友放在了網絡中,一夜爆火。他們自己也沒想到,別的歌大費周章地做線下線上推廣,卻不及網民們的隨手一推。

而且更直觀的是,歌曲的點擊量和歌曲的評論數量,也都在一夜之間成倍增長。短短幾年間就誕生了多首網絡說唱神曲。

面對如此突如其來的變化,每位rapper的態度和看法都是不同的。《買條街》的烏鴉是地下hiphop愛好者出身,卻因為被扣上了“抖音rapper”的帽子,非常難受,一度拒絕商演,極力希望甩掉標簽。

《心如止水》的Ice Paper至今依舊保持低調,網民們只記得這首歌,卻并不關心Ice Paper到底是誰。更不會猜到他作為魏然,曾經也在流行音樂中留下過濃墨重彩的一筆。 乃萬要不是因為《I don’t see u anymore》先出圈大火了一把,也可能不會得到那么大的關注。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上述這些在短視頻平臺“意外”走紅的rapper,絕大多數都沒有專門去運作網絡平臺,本身都有一些的地下說唱的經歷。

能夠產出這樣的Hit song也充分證明了他們相應的專業水平,但也不否認,網絡的力量是能夠讓一個小眾的文化“一夜脫圈”的。

在2018年前后,開始陸續出現了很多專職的網絡rapper。他們之前在地下圈并沒有什么曝光,但通過個人極具特色的表演也收獲了一眾網絡粉絲。

雪碧是我在很早之前就開始關注到的一位女生,她在《說唱聽我的》中輸給了K.A咔咔。兩位都是抖音很火的女rapper,但在風格上卻完全不同。

雪碧的一首boombap作品在旋律和完整度上都要遜色一些,但這也絲毫抵擋不住法老的喜愛。她平時的短視頻也是以freestyle為主,雪碧也曾經在battle比賽中有過亮眼,得到過Nasty Ray的肯定。

盡管她沒有什么特別知名的單曲,但freestyle的時候自在開心的狀態,還是讓人覺得很舒服。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網絡rapperVS地下rapper,也是這次《說唱聽你我的》打造的一個重要話題。也就有了前面說的在國企工作的Oliver Jiang對陣上海著名OG,Blow Fever,這也是第一集中非常好看的一組對決。

但所有人對覺得比賽是一邊倒的情況下Oliver憑借自己穩健的發揮,得到了導師們的一致認可。盡管輸掉了比賽,但也確實因為對手太強了。

我也專門在賽后,去翻看了他的抖音。他會經常分享一些自己在家里錄制的verse,雖然條件略顯簡陋,但也是相當有實力的技術流。他特別的聲音和流利的flow還是非常吸引人的。我相信他在得到更專業的培養后,一定是相當有潛力的。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而另一位O.Wen歐文盡管在《說唱聽我的》還沒有放出1v1視頻,但他無疑也是最受關注的幾位人氣選手之一。

他在抖音擁有259萬粉絲,多部視頻都收獲了100萬+的點贊,目前也是一位全職的短視頻創作者,可以說一位相當成功的抖音rapper。

他的視頻主打幽默的風格,用一些非常經典的beat搭配一些非常生活化的內容,非常得搞怪有趣。

而他的老鐵紅中,也同樣在抖音里很火,究竟這幾位抖音rapper能夠走多遠,一切都在節目繼續期待吧。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除了主打輕松題材的選手,網上還出現了道野教學這樣的科普流。道野雖然沒有參加什么綜藝節目,但在B站也屬于很火的說唱UP主之一。

他的視頻更偏向小白級的教學。讓更多零基礎的朋友,有機會了解到說唱的魅力。對于很多想嘗試但又沒門路的新玩家還是起到了很大的幫助作用。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當然對于“網絡rapper”一直罵聲不斷,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出現了很多“迷惑行為”。從giao哥到“邱正能量”等等,他們以極為另類的行為方式,成功吸引了大家的關注。但究其內容本身,有點“為了搞笑而搞笑”。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在經歷過幾年的變革后,整個圈子也沒有像《中國有嘻哈》中偶像idolVS地下rapper那么對立,劍拔弩張。

地下rapper越來越多會去抖音發歌,甚至直播。這也證明了整個市場需要說唱音樂不斷填充。

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我們也看到了有越來越多優秀的rapper,正在用這些全新的方式,證明自己的價值。把hiphop音樂通過不同的渠道呈現出來。

其實咔咔的一句話我覺得說的很好,沒有說歧視網絡rapper,而是歧視了那些只有流量,沒有實力的網絡rapper。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中文說唱全記錄):網絡rapper在《說唱聽我的》異軍突起,他們是否還處于鄙視鏈底端?

本文來源 中文說唱全記錄,由 HiTao整理編輯,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嘻哈中國對觀點贊同或支持,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20

發表評論

捕鱼达人千炮版斗地主 佳永股票配资 最新微信股票群 浙江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10bet在线娱乐城百家乐 甘肃快3技巧口诀表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江西十一选5开奖结果 哪些彩票有二分彩票 快乐双彩开奖牛彩 山东十一选五b上 河南快三投注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彩票开奖 河北快3开奖结果 开奖 上证权重股有哪些股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