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花會NOUS亂戰門,在西安說唱的那些人

Diss大戰結束,終于有檔口給大家聊些干貨了。《中國說唱重鎮圖鑒》前兩期聊完了云南和長沙,第三期,聊一聊紅花會NOUS亂戰門,在西安說唱的那些人。

那段生之于街頭小巷,茁壯于Battle場的故事。

西安說唱

十五年前,西安的某個紅樹林網吧的包間里,三個土生土長的西安孩子一邊通過網絡穿越到HipHop的次元中, 一邊宣布了亂戰門——這個西安HipHop先驅的正式成立。

這三個孩子叫夜楠、秦毅還有李瀟瀟。

西安說唱

2007年,此時的亂戰門已是收容了眾多嘻哈人士的亂戰family了。那個冬天,一張《King OF NorthWest》成為了奠定亂戰門地位的新年禮物。

值得一提的是,同年,寶石老舅來西安讀大學,跟Mai、夜楠一起,組建了說唱團體XAER。從亂戰門、XAER到亂戰family和“西安說唱聯盟”,那一代人在粗糲的街頭,演繹著西安hiphop中不可不提的前戲。

西安說唱
西安說唱

成立的幾年里,他們同臺過龍膽紫、上過《天天向上》,給STA和諾基亞做過商演。2010年之后,亂戰門銷聲匿跡,可能是時代的感召,也可能是囊中的羞澀,ONE TYM成為了新的代號。

而當年在亂戰門年齡最小的派克特, 已成為NOUS的臺柱子。

西安說唱

出生在油庫街,長大是文藝路的Kendrick Lamar。

被人歧視,受人誤解,16歲那年,陪伴派克特的只有說唱和籃球。再后來,派克特帶著魚雷等人加入了亂戰門,去銀川認識了小光。

派克特通過打鼓找到了音樂的意義,對著鏡子練習freestyle。他看著鏡子中深陷freestyle的另一個自己,想著“上班,工作,結婚,生子,一輩子。不能這樣放棄夢想碌碌無為一直到死。”

西安說唱

再后來啊,是2010年,派克特和魚頭、CreamD一起創立了NOUS。成立初期,他們在西安邊家村的錄音棚里精益求精地hustle,晝夜不分。

同樣是在這一年,二十歲左右的丁飛在小寨的百匯市場經營著一家嘻哈服飾店——“黑怕不怕黑”,店面里震天響的hiphop伴奏吸引了當時還在讀大學的蜘蛛,再后來,阿之也向丁飛學習freestyle的技巧。

西安說唱

一年后,一個人廣東人砸碎了鋼琴毅然選擇說唱,要在西安的土地上散發光亮。如果hiphop養不了他,那他就養著hiphop。

當時還在西安音樂學院讀書的劉嘉裕(彈殼),發表了專輯《幻覺人性》,他和蜘蛛、丁飛說,咱們組個團隊吧。

西安說唱

時光荏苒,直到今年孟夏,丁飛手撕毒唯時,彈殼才在直播中為我們道述了那段軼事,以及丁飛當時的原話:“團隊,是一輩子的。”

紅花會,這個出自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中的名字,寓意團結堅定,戰無不勝。?“像金庸里的小人物成為了萬人敵,就算消失在江湖也是面最大的旗。”

只不過,時光境遷,物是人非。多么諷刺,又多么可惜。

西安說唱

扯遠了,咱們繼續把時間軸撥回到2011年。

2011年冬天,丁飛、蜘蛛、阿之、彈殼四人聯合了STA和貓撲在西安光圈開啟了他們的一場livehouse,至此,紅花會正式成立。而當時他們的演出嘉賓,是上一代在西安玩hiphop的亂戰門們。

西安說唱

2011年的Iron Mic也如約而至,而那一場的西安分賽,也被津津樂道地稱為“三冠賽”——丁飛、蜘蛛和張昊。

西安說唱

一個多月后的首都,張昊首輪被主場的斯威特淘汰;丁飛再次打敗蜘蛛后一起向圈子宣布了紅花會的存在:“我們在西安玩說唱,有個團體叫紅花會,希望以后能跟大家多多交流。”

西安說唱

之后的丁飛與派克特在最后的冠亞決賽中會師。丁飛的押韻大技即使放到今天都不算失色,但派克特憑借著flow的優勢,拿下了他的第一個Iron Mic全國總冠軍。而現場的丁飛,已然跟著派克特的節奏搖了起來。

西安說唱

賽后NOUS的元老們將派克特群起而擁之,回到西安后,已經小有名氣 的派克特和Dirty Twinz——這對黑曜石色的雙子星一起,做了《川流熙攘》。

西安說唱

這一年的Iron Mic南下武漢,那段前無古人的雷鬼flow之后,派克特蟬聯了鐵麥的全國總冠軍,那一年,派克特20歲。

而派克特被高估的也只有年齡。

西安說唱

奪冠之后的派克特發表了專輯《重塑巴別塔》,并在巡演的路上寫了 一張mixtape《W.O.T.W.T.》——“真希望有一天 WE ON THE WORLD TOUR。”

如今,簽約了第四音樂的派克特,也和閃火、謝老板一起,在美國電臺上,用freestyle成為了當時全場最亮眼的存在。

西安說唱

派克特也是battle mc 到studio rapper成功轉型的一個案例。派克特連續兩年在鐵麥總冠軍時展示出的雷鬼flow,演化成了studio中你永遠猜不到的停頓點。

而派克特的思想也從不會掉進pussy money weed的陷阱中,而是會更多地感謝奶奶的撫養之恩,感謝homie們的不離不棄,感謝語文老師當初的那句“文體不限”。

西安說唱

其實在派克特衛冕的那一年,一個蘭州的小伙也踏上了西安的土地。

后來,當這位蘭州小伙的師傅和他battle時說起:“西安進四個你確實是牛,但請你記住,你來自蘭州,連自己家都不愛,崇洋媚外,難怪玩說唱一直被害。”

蘭州小伙反擊說:“因為他說西安是全國第一,所以我就給所有選手最后一擊。”這對師徒就是爆音和貝貝,而貝貝這句話里說到的這個“他”,就是派克特。

西安說唱

受到了上一代“押韻狂魔”丁飛的影響,17歲的貝貝癡狂于押韻,在自己的房間封閉了半年后,來到了Iron Mic西安站。貝貝壓倒性地戰勝了熊、毒、劉柄鑫、小車、門豬等本土重量級mc,接連爆出“大學文憑”“人與自然”“84消毒液”等經典punchline,一舉拿下分站冠軍。

“我是個天才,你教我我就會。”奪冠后,本就是紅花會粉絲的貝貝成功追星,入伙了紅花會。在飯局上,貝貝對殼總說了這句話。

西安說唱

此后,從《紅招牌》的首秀到問鼎《地下8英里》(主理人是前文中亂戰門的夜楠)全國總冠軍,再到2015cypher中“壓不穩抓不準加速狠capital”這段“充滿新意的風味”的verse,貝貝足以對得起當初“天才”的自詡,而紅花會,也逐漸成長為西北hiphop軍區一支“精密的中隊”。

2015年,當這段verse問世的那一年,他們吸納了后衛,吊打了俊生,寫下了那首讓大眾又愛又恨的《圣誕夜》;兩年后,當這段verse再次被翻唱的那一年,是紅花盛開,從地下到地上的一年;兩年之后又兩年,當這段verse被第三次提到時,此時的紅花會已面目全非。

但他們“沒有被打敗,也沒有被打怕。”糟粕也好,精髓也罷,黑怕文化中的林林總總在他們年少輕狂與不甘放棄的歌詞和作為中穿梭,也正因如此,黑怕,便不怕黑。

西安說唱

至此,《中國說唱重鎮圖鑒》想給大家呈現的,不僅僅是某個城市有哪些厲害的Rapper,而是每個城市關于HipHop的歷史與發展,那些在Flow與Battle中交融的嘻哈故事。

所以,內容還是相當飽滿的,這期就先到這,西安篇決定分為上下兩期,關于近幾年的其他軼事,那,就是下一期的故事了。(下周發布《中國說唱重鎮圖鑒西安(下)》)

西安篇(下)內容預告:派克特與貝貝結下的的梁子,派克特居然還和彈殼的battle過,辛巴在《蘭亭集序》中的詩意四押,教派克特flow的Cream D,以及NOUS的蜜汁發歌理念。當然還有從紅花會到404 rapper的滄海桑田,日新月異的廠牌lazyair(成員有nineone,capper等),以及西安最有代表性的潮流符號STA等等等等。

西安說唱

“人生小伙三大過,贏過輸過輝煌過。”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Swag西蒙):紅花會NOUS亂戰門,在西安說唱的那些人丨中國說唱重鎮圖鑒

本文由來源 Swag西蒙,由 HiTao 整理編輯,其版權均為 Swag西蒙 所有,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 嘻哈中國 對觀點贊同或支持。如需轉載,請注明文章來源。
14

發表評論

捕鱼达人千炮版斗地主